首页 玄幻 我能看见战斗力 九十七章:申屠的故事会

九十七章:申屠的故事会

我能看见战斗力 臭猪胖乎乎 4403 2020.01.03 04:01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万道剑尊 诡秘之主 元尊 这个地球有点凶 斗罗大陆 我家后门通洪荒
13to.com
WWW.13TO.COM
  被一语道破真实情况的申屠季辉并不意外,若是连这点儿眼力都没有,那么这趟就算白跑了。

  幸好,院长一如传闻中那般神秘和强大,也不枉费他认定此人可以改变西贺大陆的武道格局。

  “身上的伤不是要离开赏金公会付出的代价,之所以为什么要来...”

  屠妖宫主收敛杀意,从怀中掏出一张字帖放在桌上点了点道:“因为这个。”

  顺着申屠季辉的指尖,唐罗看清了桌上之物,正是学院分发出去的招贤帖。

  “就因为这个?”

  唐罗还是有些不解,毕竟申屠季辉的修为战力,实在是超出招贤纳士的范围太多了。

  不同于凶牙府主、血武帮主的劣迹斑斑,眼前这位可是有跟脚有传承的封号级强者。

  若是愿意俯首称臣,别说世家豪门,便是宗派圣地也会大开方便之门,最终投了大临城入了赏金公会已是让人大跌眼镜,现在要来加入学院,更是令人费解。

  “叶家主邀请本宫时,说赏金公会将会给地下世界带去光明,可最终,他只是将一群本该在淤泥中死去的恶兽给带到地上而已。”

  申屠季辉表情平静道:“赏金公会已经无法承载本宫的志向,无双学院可以!”

  “宫主不怕又看错么?”

  摇摇头,唐罗笑问道:“看似无所求者,或许是因为火候不到,或许是因为目标太大。”

  “院长好像并不欢迎本宫?”

  听出语气中的梳理,申屠季辉反问道。

  “并非不欢迎,而是要不起。”

  唐罗无奈道:“无双学院庙太小,开不出让宫主满意的报酬,与其勉强,不如作罢。”

  “院长不先听听本宫的要求便拒绝,未免有些不近人情吧。”

  申屠季辉笑道:“上古妖魔绝迹,屠妖宫只剩下数百人丁偏安一隅,前路断绝偏安一隅。本宫此次出来,不光为己身武道尊荣,更为伏妖一脉求条光明大道!”

  “宫主修为通天,但眼光确实一般,学院所行之道,乃是同天下世家、宗派为敌之道,宫主就不怕这是条死路嘛?”

  唐罗眨眨眼,朝屠妖宫主调笑道。

  “哈哈哈。”

  三声狂笑后,申屠季辉豪迈道:“天下圣道,不都是从对抗世家宗派伊始,大丈夫若不能走一遭,岂非辜负一身好修为。”

  “既然宫主心中已有决意,那便留下吧。”

  扶着座椅两柄缓缓站起身形,唐罗沉声道:“宫主可将伤势先养好,再考虑授课之事。”

  申屠季辉竖瞳中闪过几缕异色,似是也没想到唐罗会这般干脆,易地而处,若是自己碰到这般的突然投效,如何慎重都不为过。

  可说完话的唐罗便直接往门外走,让他突然有些慌张。

  “院长等等!”

  “还有什么事?”

  唐罗回头,和颜悦色问道。

  “院长....都不再考效考效本宫么?”

  申屠季辉鬼使身材地问了这样一句,问完就不停地暗自后悔。

  他是诚心想加入学院,这样问反倒显得他做贼心虚,有备而来。

  “考效?不必了吧。”

  已经走到门口的唐罗耸耸肩道:“以宫主的修为境界传承,只是担任讲师绰绰有余,上古龙洲封妖一脉,是赫赫有名的强者传承,哪怕宫主不愿传授武道,仅是聊聊上古时杀妖的故事也是挺好的。”

  如今妖魔绝迹,屠妖宫一脉也逐渐没落,唯一能让申屠一族骄傲的,只有曾经屠妖戮魔的辉煌。

  只是人族已经制霸西贺千年,很多曾经的老黄历都已经被彻底忘记,屠妖宫只是无数消逝的传说之一。

  心里的那点儿骄傲,只能在四下无人时自己反复体味,难同外人道哉。

  也有一些知道屠妖宫主身份,所以也借着斩杀妖魔之事恭维的,可说着说着,要么叹息他生不逢时,要么怨叹妖魔稀少。

  这种谄媚之辈,只会让申屠季辉作呕,上古屠妖宫创建的目的,便是要清除妖魔。

  所以从妖魔被屠戮驱赶,人族制霸西贺之后,屠妖宫的使命便已完成,所以哪怕因为妖魔断绝让伏妖一脉传承困难,申屠季辉也从未有过让人族再回到黑暗年代,让屠妖宫再次威名赫赫的意图。

  甚至他也明白上古时候杀妖的事迹已经过时了,但他总还有些期盼的。

  期盼有人愿意回头去了解了解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那个全人族为了同一个目标,在圣人带领下团结一起的岁月,而不是现在这般互相征伐,相互残杀。

  院长愿意将上古那段岁月珍视,无疑在申屠季辉这儿增加了不少好感。

  但在外头流连的越久,屠妖宫主越发感到知人知面不知心。

  所以哪怕唐罗说得正挠到他的痒处,申屠季辉也没有喜形于色,而是平静答道:“是么,这样看来本宫的教学任务会变得很轻松了。”

  ‘轻松的是我才对。’

  唐罗心中暗暗一句,朝申屠季辉微笑颔首,便转身离开。

  刚刚只上了一节大课,一会儿还有七八节等着自己呢,眼下可不是松懈的时候啊!

  ……

  龙洲历1792年十月中

  封号级强者申屠季辉加入无双学院,正式成为学院的第二位讲师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不算关着禁闭的虚空宗师还有神秘莫测的院长,无双城真正有了一位封号级强者坐镇,这让学院的可信度再一次拔高。

  而入学经营部的弟子心中则是更加激动,毕竟这是位封号级强者啊,对于大多数散修而言,申屠季辉就是他们拼了命也想成为的人。

  对于这位屠妖宫主的课程,更是无比期待。

  谁知道等到真正上课的时候,将阶梯教室挤得满满当当的弟子却傻了眼,因为屠妖宫主既没有传授铸魂的诀窍,也没有关于武技的布道。

  从头到尾就是讲些上古期间的典籍传说,包括龙洲曾经的十大妖王,还有关于这些妖王如何覆灭的故事。

  妙趣横生倒是不假,只是对眼前最年轻都在四十岁开外的修行者来说,要听故事他们难道不能去茶馆酒肆,非要来学院浪费宝贵的课业时间么?

  在连续经历了几场之后,屠妖宫主的课堂变得零零落落,愿意花费宝贵课业时间来听故事的学生变得越来越少。

  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的屠妖宫主,终于在讲故事的时候搭上些许干货。

  “上古修行者与现今武道大相径庭,以兵器铠甲为例,如今灵器多以轻巧灵动为主,便是灵甲也多是魂玉之甲,而上古修士多是重甲大剑。”

  “这是因为上古时人族主要的敌手是妖族,面对体型巨大的妖兽,人族不光要强横体魄,更得御使一些比自身还要巨大的兵器,这才能对妖族造成有效的杀伤。”

  为了增加弟子们更加直观的感受,申屠季辉亮出了自己的宝兵——封妖巨阙。

  一把刃面布满无数细碎鳞片,锋刃上尽是血槽倒勾,人若是被这样的凶器斩上,不死也得重伤。

  难怪叫做封妖巨阙,看着夸张的长度,学员们忍不住惊呼出声。

  已算是魁梧高大的屠妖宫主,须得撑直右臂才堪堪能够握住倒插巨剑上的剑柄,恐怕也只有这样的兵器,才能对故事中凶残的妖魔产生威胁吧。

  “除了大剑,还有巨锤,大枪,巨刃、巨斧。所以上古时期,武器越大越重,便代表修者越强大...”

  “申屠教员在上,弟子心中有疑惑不解。”

  一名后排弟子扬声询问,站起身形,恭声问道:“弟子观上古时武器如此霸道,即便今日灵甲罡气在这样的兵器面前,就如纸糊一般,可为什么如今重兵器越来越少,反而是轻灵的兵器越来越多呢。”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申屠季辉点点头道:“如今重兵器越来越少,一是因为妖魔踪迹全无,人族再也不用对抗那种体型远超自己的巨兽。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同族杀戮,巨型兵器并不能带来优势,反而会带来劣势,这就是接下来要谈的点。”

  “上古时期的武道同如今的武道自然不可同日而语,那时修行者对灵力的应用与开发程度还很低,无非就是将灵力灌注到兵器中,增加杀伤,就像这样。”

  申屠季辉手握剑柄,灵力吞吐间大剑发出金石碰撞般的剑鸣,大剑表面附着一层蓝光,让原本便凶狠无端的兵器更显妖丽。

  “后来灵力应用的程度高些,便能在五行之属中来回变化。”

  金光锋锐、木气蚀骨、湛蓝冰寒、炎阳灼烧、大地厚重。

  反手间五种附着的灵力变化,让大剑的气质来回变化,或轻灵、或厚重、或炙热、或冰冷。

  “可这样的变化,还是处在灵力应用的初级阶段,将灵力附着在外物上进行攻击,本身就是一种极端愚蠢的技巧。”

  散去大剑上的灵力,申屠季辉略带遗憾语气道:“后来灵技进入模型时代,器修一下子被甩出老远,最后还是一位天纵奇才的剑仙研究出,追赶的办法。”

  “不要将兵器当做器物,而是当做你身体的延伸,让它帮助你完成灵技的构建,这样子构建出来的灵技模型,会有独特的神韵,威能也更胜普通模型数分,但世间万物,有得必有失。”

  “且不说将兵器练成身体的延展需要花费多少工夫,只说不同兵器之间各有不同御使法门,即便同样是剑,每一柄与每一柄都有些微不同,这些不同都会让你曾经的身体延展经验报废。”

  “而兵器越巨大沉重,想要将其练成身体的一部分就越困难,这也是为什么大型兵器越来越罕见的原因,你明白了么?”

  申屠季辉朝着刚刚提问的弟子和声问道。

  “弟子已经明白,多谢教员教诲!”

  只是随便提个问题就能得到这样精彩的答复,后排弟子喜不自胜。

  而有了这个榜样,一时间众多弟子踊跃站起提问,而也不知申屠季辉是真爱授课还是对学员耐心格外高超,只要是关于上古修行产生的问题,这位屠妖宫主都会如实回答。

  好好的授课变成自由发言提问,随着关于上古修士的好奇殆尽,学员们将注意力又一次聚焦在屠妖宫主身上。

  “教员,弟子有一事不解。”

  “何事?”

  “适才教员说大型兵器要比小型兵器更难修成功体延展,可教员您不是凭借这把封妖巨阙夺得英豪擂的封号么,这说明巨型兵器还是有其独到之处的吧!”

  “如果你们修行大型兵器三个月便能达到这个程度,倒是可以尝试,不然就专注轻灵兵器或是灵技模型吧,武道发展至今,这些能够成为主流,不会没有道理的。”

  申屠季辉一听就知道这名学员打得什么主意,但好言规劝对于头铁且心高气傲的弟子来说,显然是没用的。

  所以他将倒插地上的大剑拔起,手腕一番便舞了个声势惊人的剑花。

  剑间滑动留下一副若隐若现的道元图,霎时散溢半空。

  举重若轻,精准的灵力控制,还有如臂指使的巨剑,都让一众学院看了个呆。

  也让另一头刚刚放课路过课室的唐罗看了个真切,申屠季辉发现了经过的院长,两个遥遥微笑颔首,便又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

  龙洲历1792年十一月初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无双学院已经将七千名蜕凡境的散修培养成凶境。

  这也让西贺各地的冲突层次陡然加剧,以往只有城镇中才有的凶境强者,现在就连村落里都能蹦出三两个。

  而且这些散修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好像突然开了窍。

  西贺四处皆有如无双学院二期同学会,无双学院堰苍同学会这样莫名其妙的联盟。

  几个都是从学员毕业的散修,好像建立了什么了不得的关联,在区域内守望相助,动了一个就等于动了一片,这还不算外头受到消息愿意围边打援的经营部毕业生。

  原本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孤魂野鬼一般的散修仿佛一下子招到了组织,遇上过不去的难关,只要放生大喊诸如“我是经营部十二期弟子”之类的口号,便会有人出现帮忙解围。

  或是先前毕业的学长,或是之后毕业的学弟,危难解除后,两人一番对话确定身份后,就能引为知己同道。

  或是加入某州某部的同学会,或是留下地址等待聚会的邀约,其中几个名声格外大的,甚至有了无双学院领袖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