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坐忘长生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道破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道破

坐忘长生 飞翔的黎哥 3006 2020.01.03 04:13
推荐阅读: 道君 诛仙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传 玄界之门 一念永恒 遮天 星辰变 无疆 屠狗
13to.com
要塞读网-无广告小说
        柳清欢一头栽进水泽中,水花和泥浆瞬间将他淹没,耳边嗡嗡作响,一时之间什么都听不清,背上更是痛极。

    好一会儿,他先缓过神来,将自己从泥里拔出来,一口血便喷了出来,这才觉得胸口不再那么憋痛。

    他不由苦笑,结界突然爆开的威力竟如此巨大,大概归不归等人也没料到吧?

    转头欲寻找几位大乘修士的身影,柳清欢猛地僵住,勃然色变!

    因着先前灵气的冲击,弥漫在水泽上的浓雾已被一扫而空,湛湛晴空之下,此时正飘荡着无数缕散发着微芒的气丝,而其中一缕就像是尾调皮的游鱼,好奇地朝这边飘来了……

    天地间至清的一缕气,缥缈兮翩緜,若游丝之萦烟。

    柳清欢眼都直了,全身僵硬得犹如石头,只觉亡魂大冒!

    为何仙灵之气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这么多?!

    仙灵之气,也便是俗称的仙气,远比灵气来得更清正,更精纯,也是升上仙阶后修士赖以修炼的根本,就像凡间界修士修炼时吐纳天地灵气,再转化为自身的灵力一样。

    然而仙气庞大的能量,却不是未达仙阶之人脆弱的灵脉能够承受得了的,若不自量力吸纳入己身,轻则经脉被摧毁,重则丹田被撑爆!

    柳清欢过往曾有几次接触过仙气,甚至领略过仙气的恐怖,要不是他身怀仙宝,恐怕早就身毁人亡了。

    眼见着那缕仙气越飘越近,在他脸前不足一指距离飘来荡去,柳清欢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可是他现在都不敢拿出万木瓶,那几位大乘修士可就在附近不远处呢,想了想,鼓起腮吹出一口气……

    他本只是突发其想试上一试,却没想那缕仙气竟真被他吹动了,顺着气流就轻飘飘的飘远了些。

    柳清欢不由大喜过望,忙又吹出几口气,又观察了下身周没有其他仙气丝,这才小心翼翼地从水泽中爬起来,并尽量不扰动气流。

    “柳小子,你没事吧?”

    归不归从远处飞来,一边拧着袖子的水,一边穿过飞舞的仙气丝,望向仙气丝的目光可说得上是又爱又恨。

    大乘修士在进入度劫期后,便要经历一重接着一重的天劫,降下的天雷中便蕴含有仙气,以天雷之力洗经伐髓的同时,也一步步将灵力转化成仙元。

    那过程,想来不是很美妙,而大乘修士也因此并不太惧怕仙灵之气。

    归不归飞到近前,打量着他道:“受伤了?”

    柳清欢带起一身泥水,闻言苦笑道:“还好,不严重……前辈,这些仙气丝是从仙府中飘出来的?”

    “应该是的,结界已经打开了。”归不归点头道,招呼他跟上:“走,我们赶紧过去。”

    回到先前那地儿,启明等人果然都已到了,而不远处,一个正在数丈方圆的光洞悬在半空中,无数仙气丝便是从洞中喷吐出来的。

    苦道人满面感慨:“竟然真的让我等攻破了结界,不容易啊!”

    风灵仙最为心急:“你们还废话什么,这结界一看就有自我修复能力,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弥合了,快点进去啊!”

    启明真人回身看了看他们,颔首同意:“那几位道友,这便进吧?”

    说着,手上出现一柄玄墨木剑:“不过,里面情况未知,还需得小心些。”

    便由他打头,几人既谨慎戒备又迫不及待地扑向那光洞,归不归大袖一挥,将柳清欢卷住后也跟了上去。

    进入结界的过程并未再出什么意外,待得天光一明一暗,柳清欢再看清周围环境时,已站在了一座黑土丘下。

    一轮宛如鸡卵的太阳挂在高空之上,有气无力地洒下昏沉的日光,天地之间一片苍茫,贫瘠而又荒凉的土地一望无际地直漫到目之穷处,西风飒飒,四野荒寂。

    就连那些飘渺的仙气丝,也寥寥无几,仿佛都随着结界破开,从洞中喷到外界去了。

    半晌,启明真人才迟疑地开口道:“仙府里竟是这般模样?与传闻中……”

    便是没有满地灵花瑶草、琼树仙枝,但也不该如同死地一般荒寂吧?

    众人皆愕然无语,归不归皱眉道:“或许只是因为我们进来的位置不巧,正好落到这片地方?”

    他一转头,却见柳清欢若有所思的样子。

    启明真人又说道:“也许吧,那我们往前再看看?”

    众人便纷纷跃上半空,一路飞星难追,大地迅速被甩在了身后,下方的景色终于有了些变化,草木变多。

    众人转过一道丘陵,忽闻风灵仙惊声叫道:“看那边!”

    满目荒凉中,就见落樱缤纷、幽香暗传,一棵高大的樱树生于一片谷地中,花枝正开得繁盛无比,灵光灼灼,绚烂至极。

    “好美啊……”身为女修,风灵仙首先被这美色吸引,她伸出手,风将漫天飞舞的粉嫩花瓣衔来一枚,却突然面色大变,骤然收手!

    “杀意!”

    然而那枚花瓣已化作一道红芒,凛冽如寒冬的庞大杀意猛然爆发,在她手臂上一划,瞬间鲜血横流!

    竟连大乘修士都来不及躲?

    众人为之一惊,再看向谷地中那棵樱树时,便不觉唯美了,只觉恐怖。

    有了这小小插曲,气氛变得凝重了些,众人意识到仙府中果然危机重重,便是一棵树,都不能小觑。

    柳清欢却不由意动:这杀气腾腾的樱树要是让万木瓶吞噬,不知会生出怎生可怕的峥嵘之气,奈何时机不对,万木瓶不能出现。

    “启明兄,你不是木修吗,看这树如何?”归不归问道:“可要收了?”

    启明真人想了想,却道:“算了,这树不太好收,恐浪费时间——风仙子,你的血还没止住?”

    风灵仙满面惊怒地捂着手臂,鲜红的血从指缝中渗出,竟似止不住般。

    苦道人上前给她看了看:“怪哉,这杀意似乎不好驱散,不过道友也不必忧心,多驱几遍应该就无事了。”

    这点小伤,其他人自然不放在眼里,风灵仙不由恼怒:“不是你们受伤,当然无事……算了,我懒得跟你们说!”

    说着,竟是转身就走!

    启明真人忙唤道:“风仙子,你这是……”

    风灵仙直接打断他的话:“哼!既然已进了仙府,不如就在这里分道扬镳,至于以后能得什么收获,大家各凭本事吧!”

    启明真人面露不悦,好言劝道:“仙子何必如此大火气,我等一起入府,此境又凶险难测,还是同走较好。”

    风灵仙却越走越远,完全不买账。

    “难道我说得有错?若是你我同时寻到件宝物,你能大度到拱手相让?所以不如分开行事的好!”

    “仙子说得有理。”这时,归不归也站出来说道:“分头行事自然不错,不过嘛,仙府就这么大,再遇到的机率很大,那时也不必就兵戈相见,不了多年的交情。”

    见归不归也赞同分开,启明真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和苦道人在低语几句后,便也拱手道别。

    原地很快就只剩下柳清欢和归不归二人,柳清欢看了眼对方:“前辈?”

    归不归负着手沉默不语,一直等到那两人的身影完全消失,才忽从袖中取出一只罗盘,摆弄了半天后,一束莹光如同箭一般飞射向远方。

    “走吧。”归不归收起罗盘,踏向光箭飞驰的方向。

    柳清欢暗暗诧异:这人怎么像是早有打算,且有明确的目的地似的?

    他又看了眼那株樱树,这才转身追上去,觑了觑归不归神色,试探地问道:“前辈,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归不归头也不回地道:“我之前不是与你说过吗,某位远古大能曾在水中日月一直呆到归元,其最后的踪迹据说便是进到了箕斗仙府,其一生传承与宝物想必都在这仙府之中,而我便是要去取他生前祭炼了几千年的一件宝物。”

    柳清欢有些意外,没想到归不归突然变得这么干脆,竟将此行目的直接就说出来了?

    “什么宝物?”

    “功德法宝。”归不归道,忽然停步回头,似笑非笑地道:“说起来,我想起一事,冥山战域那件仙宝就在你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