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我的师父很多 第一章 铁骑纵横,鹰扬大漠 (二合一)

第一章 铁骑纵横,鹰扬大漠 (二合一)

我的师父很多 阎ZK 5148 2020.01.03 05:09
推荐阅读: 茅山捉鬼人 科技霸权 位面电梯 说好的末世呢 九星毒奶 黎明之剑 影视世界旅行家 我的师父很多 史上最强店主 百万可能
13to.com
要塞读网-无广告小说
    六月的北疆,温度仍远远不能够和大秦比。

    空气中泛着冷意,从雪山上蔓延下来的冰川已经消退到山腰,但是剩下的部分却仍旧不肯再有些许的变化,再往上仍旧是一片冰冷的天地,上面的温度,比起下面更冷许多,再往更遥远的北方还有国度。

    那些国在西域和北疆的中间,一年除去冰冷,再无半点其他。

    二十余年前,大秦的兵锋在那片冰冷坚硬的大地上尽情驰骋,秦甲背后,猩红色的披带曾如火焰一般燃烧。

    而在雪山的这一侧,匈族鹰扬铁骑不断地来回扫动着。

    伴随着马蹄声,那仿佛灰云一样的大旗奔过了整个北疆的大部分土地,马蹄铁重重砸在了湿漉漉的草地上,踩踏之后,留下了一个一个浅浅的水洼,继而被之后的铁骑踩过,将草根深深踩入地面。

    全境搜寻神武府王安风,杀无赦。

    这是匈奴金帐汗王的命令,传遍天下,谁人都知道,那位素来宽厚的王这一次动了雷霆之怒。

    最受看重的大王子在王帐外跪了足足一日一夜的时间,这已然能让所有人明白王上的怒气。

    毕竟那位王虽然英明神武,但是子嗣不多,儿子只得七个,在北匈贵胄当中说实话并不算多,其中两个儿子已经病死了,剩下几个儿子,未曾有王的气度风范,都勇猛好战,最多能够作为斗将。

    最小的七王子赫连郅支性子没有那样鲁莽,被几个大贵族看好,却在两三年前,在车师国拓跋一族死在了乱事之中,陪同的五品名将也在那一次战乱当中死在了拓跋一族的刀下。

    其中事情过于复杂,间隔的时间也太远,许多人不清楚事情缘由。

    似乎是因为七王子当年逼迫拓跋族贵女拓跋月,打算将这位贵女纳为侧室,所以才激怒了身为车师国护国大将军的拓跋一族,因而被杀,连那位主事的将领都难逃一死,被结阵斩了脑袋。

    据传,此事中隐隐有大秦年轻一代菁锐将领百里封的身影出现。

    但是这种事情不可能再如何追究了,那位贵女而今已经从政,她的叔父是护国大将,其本身在大秦似乎也有奇遇,七品巅峰的修为,自然无人敢动她。

    而今在车师国中施展一身所学,推行法令仪轨,田桑织机,为人雅然而有威势,凛然高洁,车师国中贵胄尽数都尊之敬之,自惭形秽,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极受人尊崇,隐隐为车师国,甚至于周边数个国家年轻一辈的头首。

    至于当初在当初那件事情当中出现的大秦将领。

    格桑扎含想到了那个名字,觉得自己的肩膀有些痛,他现在穿着贴身的皮甲,用外面是铁环甲,威势凛然,但是他知道,在铠甲的下面,从右肩处,一直到背部,后腰,一道狰狞可怖的伤口到现在都没有能够消失,仍旧留在他的身上。

    而且,在可见的未来,这个伤口会一直陪伴着他。

    天下各国中,唯独大秦的陌刀能够在破甲破气之后留下这么恐怖的伤口。

    大秦和匈族,这数十年没有爆发大的战争,但是边境的摩擦一直没有停过。那是数月之前,一次常规的边境游猎。

    他在正面冲锋之时遇到的一支军队,唯独那一人冲在阵前,迎着冲锋之势,以陌刀正面破阵斩将,连带着黑铁重甲足足超过五千斤的战马被一刀斩成了两半,若不是亲随拼了命将他撞出去,他自己也会被从腰间斩裂罢……

    大秦陌刀之下,人马俱裂。

    他带去的游骑之后落入了陷阱,尽数死绝,他从没有吃过这样大的亏,所以将那个名字记得极为清楚,在床铺上躺着的那大半个月,每日里都深深在心中念想,每每记起一次,都饱蘸了怨毒。

    扶风学宫弟子,大秦北域都护府都护亲赐字擎苍。

    百里封,百里擎苍。

    二十四岁。

    大秦北域都护府所属,正六品破虏将军,领一千虎豹枪骑军。

    是一名猛将。

    谋略也不错,不过比起单骑冲阵的勇武,便不算是什么了。

    虽然心中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心中,那一日单骑冲出大阵数十丈,一刀劈落,人马俱裂的武将,已经在他心底留下了极重的阴霾,久久不曾散去,有时午夜梦回,眼前便是那冰冷的刀光。

    秦……

    格桑扎含心中沉郁,抬起手,让背后的鹰扬骑暂且停了下来,稍作休息,让坐骑进食,抬手掀开了面甲,看着前面的草原,往南,继续往南就会到达北匈和秦国的缓冲带,度过那些小国,就是秦国。

    他们这些鹰扬骑的目的,与其说是搜寻逼迫,不如说是封锁,是试探。

    为的只是在草原上发现那人的踪迹。

    昨日草原上一场大雨,他们还是冒雨冲入,在草原上搜寻,刀鞘拔出刀来,倒出的雨水里都有一股子钢铁的锈气,没有人敢说出半句怨言,上一次七王子死的时候,王上都不曾如此震怒。

    但是这样也难怪。

    格桑扎含想着,在那座象征着三百年前的大汗王伟业的金帐王城之前,被一名异族人当着王子的面,杀死了一位地位尊崇的大汗王。

    那剑气割裂空间,连象征着北匈八部的大旗都被斩断了,大旗是方形的,下面垂落八根流苏,旗帜飘落下来的时候,流苏飞扬,像是一场幻梦,折翅的大鹰,跌坠在雨后的泥泞当中。

    对于志在一统匈族的王上而言,再没有比这个更难以忍受的事情了。

    除去军队之外,各处隶属于皇室的强大武者也都出动,甚至于那些狂放不羁,骑着骏马浪迹天涯的浪荡武者们,也都各自行动了起来,但是他们的目的却不一定是为了获得王上的赏赐,而是单纯为了见识一下那生生凿穿了一整座西域的大秦武者。

    “神武府……王安风。”

    他并不怕找不到这个人。

    这里和西域,还有南国不一样,除去金帐王城之外,并没有固定的城池,一家一户,伴着帐篷和牛羊,游荡在辽阔的草原上,那个人的武功就算是再如何厉害,只要他是人,就需要进食,需要洗漱,需要依靠水源。

    他就一定会出现。

    休息了片刻,格桑扎含抬手将面甲放下,背后的鹰扬骑们上马,沉默不言当中,精锐坐骑迈动脚步,跟随着前面的校尉继续前行。

    ……………………

    山峰之上。

    两道身影在快速碰撞着。

    一者是个白发老者,眉目温和,手中所用为一柄木质手杖,袖袍广大,手中的拐杖使用路数,包含诸般兵刃的招式,对面则是一名年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手中一柄连鞘木剑,连环相击。

    旁有数人观战。

    那老者的武功便已经是从容不迫,大巧无工的境界,年少者剑术亦是浩大,似乎随手使来便是一招,数十招已过,却并无一着重复,或者如同苍天浩渺,难以琢磨,或者仿佛雪原寒风,荡尽寒秋。

    每一招都尽得了其中三味,随意变换,并不拘泥于招数框架。

    复又数十招,两人各自朝着后面退去,那年少者手持木剑,剑刃指着下面,双手持剑,朝着那老者恭敬一礼,道:

    “谢过二师父指点。”

    吴长青抚须笑道:

    “什么指点不指点的,托你的福,我这把老骨头也能活动活动。”

    “现在若是不动用其他手段,招式上已经是胜不过你啦,便是如此,再过上数年,恐怕我这老骨头也就跟不上你的手段了,哈哈……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旁边鸿落羽甩手扔过去了两个果子,一边大口咀嚼,一边道:

    “到时候就我来陪着小家伙练练手,老药罐你就好好去弄吃食就好。”

    吴长青笑而不语。

    鸿落羽吐出嘴里的果核,又道:

    “不过,小风子你接下来是有什么打算?”

    “你前两日那一剑,对,就是把那个宗师劈飞出去的那一招,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够斩地出去的吧?”

    “毕竟你的境界,说起来其实才入四品没有多久。”

    他捏着眉心,罕见正色。

    王安风点了点头,手中剑倒扣在背后,落座,道:

    “嗯,是这样,弟子确实没有办法再斩出那样一剑了……”

    “在楼兰的时候,剑灵前辈给这剑里留下了一道湛卢剑的剑意,那口剑意积蓄了许久,那一日楼兰一战以后,还剩下了些许,剑鞘是先生特意打制的,能够遏制气韵。”

    “所以在之后的一路上走了三万多里路,弟子用战意刺激剑意升腾,却不拔剑,如冰化水,水化云,盈沸之时,再借助一路上蓄养的气机,模仿天剑前辈拔剑,如此才有了那一剑。”

    “现在再要弟子斩出这样一剑,已经是万万不行了。”

    鸿落羽故作正色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

    “那你打算怎么搞?

    “草原太空旷,也太荒僻了点,一眼看过去,连个挡路的都没有。你现在出去的话,不到半天时间就会被发现,然后被匈奴的宗师抓到,尤其是上一次给你劈飞了的那个宗师,这段时间想来不怎么好受。”

    王安风盘腿坐下,将剑放在膝上,双手修长,搭在剑鞘和剑柄上,双目微阖,想了想,道:

    “弟子想着,先得要养好伤……”

    “上一次在楼兰的时候,闹腾地太凶了点,伤势一直没有痊愈,要是不养好,再和宗师交手的话,恐怕会落下暗伤吧……嗯,虽然弟子没有积蓄挑衅草原江湖的打算,但是这应该是避无可避的。。”

    “再然后……”

    王安风声音顿了顿,神色微正,道:

    “吕映波说,大荒寨这二十多年的劫掠是为了筹集军费。”

    “那一笔巨量的黄金,恐怕还在坻川汗王的领地,趁着他死之后,领地混乱的机会,弟子打算搜集些证据,推导一下白虎堂和他们的联手。”

    “最起码,要将大荒寨得来的黄金带走。”

    “不能够让他们留在这里,不过,就算是为了军费筹集,这么长的时间,恐怕也已经花去了很多罢?军械,还有奢侈享受之物,无论张将军对于此事是否知情,这毕竟是神武府遗留下的问题,我有将此事处理的责任。”

    想到力战而亡的张纛,鸿落羽想了想,安慰道:

    “你其实,不用太过介怀。”

    “我想那样的结果对于他来说,一定是梦寐以求了二十多年的了吧?”

    “啊啊……是啊,但是我并没有觉得难以放下,三师父。”

    王安风闭目,轻声道:

    “大秦有话,叫做长歌当哭。”

    “所以我明白的。”

    “那一句话,我原本很不喜欢,因为无论如何故作豪迈,会痛苦还是会痛苦,会悲伤还是会悲伤,长歌当哭,仍旧是哭,只是生者强撑出来的不在意,我宁愿去放声大哭。”

    “但是现在,我渐渐开始有些明白了。”

    “他们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是好是坏,那终究是他们的选择,也只能够由他们自己去做,生者只需要尽力去祝福,然后目送他们离去就可以了。”

    “说到底,这些事情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我也知道,那种情况下战死,是张将军最好也是最满意的归宿了。”

    “人皆畏死贪生。”

    “可是谁又能知道,死亡在他们的眼里是不是不值一提的事情呢?这个世上毕竟还有很多很多,比起生死要重要地多的东西。”

    鸿落羽看着闭目的徒弟,或者是过于熟稔,他到现在才突然发现那少年的眉宇已经彻底长开,五官清秀,平和而安稳,不再像是曾经第一眼看到时候那样。

    那个时候,还能够看得到拘束和紧张,像是衣服下面身子都紧紧绷着。

    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是勇猛还是无知?

    毕竟,已经过去了五六年的时间,时间真的太快。

    鸿落羽的神色温和了许多,想到很多事情。

    王安风轻声道:

    “说到底,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那个时代的他们,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

    “足够炽烈,足够漫长,即便背弃曾经的原则,即便只剩下一人,也永远会留在心里,呵……”

    王安风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鸿落羽挑了下眉毛,仍旧是平常时候的吊儿郎当,懒散道:

    “所以,你小子说了一大堆,究竟打算怎么横渡了金帐王城还有匈奴的地盘?找到那个什么汗王藏东西的地方,你这样,就算是易容也没有用处,没有牛羊,没有帐篷。”

    “模样能变,可是是不是放牧为生的,那些家伙可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王安风笑道:

    “这个的话,三师父,弟子已经有想法了。”

    “哦?”

    “应该说,是老人家常常说的好心有好报?还是说无心栽柳?”

    ………………

    天空中,一声清越的鹰鸣。

    神骏的飞鹰收敛了翅膀,仿佛天空射下的箭矢,穿破了重重云雾,然后振翅,降低了速度,落在了一名高大青年抬起的手臂上,那手臂上包裹了一层厚实的皮革,显然是经验丰富的训鹰人。

    那青年微笑,然后抬眸,看着北方越发辽阔的草原。

    背后,从车师国的方向,有数十名背着猎弓,驯养猎鹰的精悍猎人们,他们带着猎犬还有大片大片的羊群,跟在首领身后,眺望着北地。

    然后,伴随着呼啸声音,近百猎鹰冲天而起,自天空盘旋。

    像是天上的云蔓延到了草地上。

    羊群伴着游猎者,开始慢慢移动。

    PS:今日更新奉上…………开始继续接下来的故事。

    然后,经过昨天整理大纲之后,发现还要起码一百二十万字左右的量

    打算三月,就算是三月末完结的话,每个月四十万字?每天一万多?

    掀桌

    大概要到六月了……

    感谢书友20170321195518984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