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开海 第六章 毒打

第六章 毒打

开海 三天两觉 2372 2020.01.03 07:36
推荐阅读: 明朝败家子 庆余年 极品家丁 汉乡 唐砖 我要做门阀 天唐锦绣 回到北宋当大佬 帝国吃相 宗明天下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这场发生在欧洲西班牙、英格兰、法兰西与荷兰的军备竞赛,付元是明军将领中直接的参与者。

    驻军里斯本的时间里,他亲眼看见七条超过一百吨的西班牙战舰下水。

    与菲利普宫廷共享的情报更让他知道在敌对三国中,超过二十四条规模更小的战船被加班加点地打造出来。

    让他有点迫不及待。

    但比起蓄势待发的海战,已经开始交兵的陆战更值得他注意。

    陈九经从白山城发来消息,他派遣探路的袁自章部可能遭遇敌军围攻,在他看到这封信时,驻守白山城的陈九经部已派遣援军,希望他尽快从里斯本输送一批御寒冬衣与像样的军帐去白山城。

    前去驰援的是白山营将康古鲁,他率本部千八百女真步骑出城渡河,分兵先后。

    前军骑兵七百开道,号板甲铁浮屠。

    一千四百名各个棉衣披甲的白山步弓手为后阵,携六十头西班牙小毛驴,押送辎重奔赴克兰河战场,为袁自章送去六门急需的镇朔将军炮与足量弹药。

    丁海的丁家庄,不知不觉成了这场战役的第二号补给站,凡是从波尔多出发的士兵第二天夜里都会在丁家庄附近驻营,而前线的伤兵也往回送了几个。

    在丁海眼里,前线的局势不坏。

    部队是今天发百骑、明天发二百步弓手,伤兵是一气回来仨,往后就没了。

    三名伤兵隶属百户徐晋标下,都是在夜晚伏击中受伤,其中一人封锁山道摔伤左臂、另一人四肢健全但眼睛被辎重中的火药引燃时燎伤,军医在检查后认为后者可能会在修养后对视力有部分影响,建议回波尔多修养。

    最后一人名叫张大川,他被火枪击伤,铅丸擦着头盔眉庇打在额头,嵌入额骨,人却如神助般毫发无损,只是在地上趴了会,旋即起身将射击自己后试图过来捡火枪的敌人用手掐晕,继而以标准装药动作完成三次装药,再次击倒一名敌军,最后提着鸟铳冲上去把另一名未能命中的敌军捅翻在地,做完这一切才再次晕倒。

    战斗结束后军医把嵌在额头的铅丸取下、并对他进行检查,发现其额骨裂缝、脉象平稳、身无大碍,但是对受伤经过不能回忆,且出现持续头疼、眩晕与呕吐症状,夹杂强烈耳鸣,束手无策下建议把他送回波尔多观察,若伤情恶化波尔多简陋的医疗条件不能医治,则只能乘船送回常胜军医院。

    实际上他是三名伤兵中战斗技能保持最好的人,因此游击将军王有鳞就让他们仨组成一支小队,由瞎眼小王背行李、断手老周当向导、头晕的猛男张当护卫,沿他们出发时设下的驿站向丁家庄前进,路上还遇到来自罗城的七名守军,推着个小车满载军械,打算卖给丁海换粮食。

    七个饥寒交迫打算卖军械的罗城守军,在旷野中看见三名身穿棉甲武装到牙齿且携带粮食的明军,并且里头还有俩是伤兵,会发生什么?

    什么都发生不了。

    丁家庄庄主丁海在庄门外接到他们时,六个拉车的罗城守军累得比驴还要不堪。

    他们少的那哥们脑袋正在车上跟瞎眼小王排排坐,端着鸟铳在后头监督的张大川没完没了地抱怨,说要不是断了手的老周提腰刀冲上来,他一杆上铳刺的鸟铳能挑翻七个。

    六个活口被一名护卫伤兵的看守打翻在地已足够心碎,可一直到丁家庄才知道他们眼中的看守实际上也是一名伤兵。

    后来六个人几乎是哭着求丁海收留他们,说啥也不回罗城了——开玩笑,他们七个人连人家一个伤兵都没打过,要没受伤又该是什么样?

    离克兰河这么近的罗城,还保得住?

    他们甚至觉得只需要有八十个张大川这样的战士就能把罗城攻陷。

    不论如何,丁庄主心情是很愉悦,为了避免今后罗城不再派人来购买粮食,他让翻译对六名守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又把他们劝回去了。

    张大川三人也认为这批军械他们用不上,在联名向波尔多递交一份关于遭遇罗城守军的报告后,把兵器甲胄都留给丁海。

    迷迷糊糊,丁家庄的地主团练已有十二名手持瑞士戟的胸甲庄客、火枪三十条。

    再加上陈九经拨下来的火药四十斤,丁海终于觉得自己在这方圆二十里算站稳脚跟了。

    甚至都有精力和附近七八个庄子商议召集庄客来操练民团的‘大业’。

    而在百余里外的克兰河畔,围攻撤掉的当日早上,河上轰隆一声响,夏尔伯爵只能眼睁睁看着费时数日修筑的桥梁被轰然炸毁,一应辎重被明军四五百人押运向南离开,就算这样他也不敢率军下山。

    他的部队被伤兵拖累,夜晚伏击给他带来四十四名伤兵,第二天早上的营救过程中,地雷与远处轰来的虎蹲炮再度给他的士兵带来许多死伤,除了这些还有饥饿、冻伤带来的非战斗减员,全军三千四百多军士已有近千伤兵,为避免惨遭歼灭,夏尔伯爵只能眼睁睁看着明军堂而皇之地将辎重运走。

    甚至心里还带着点窃喜——终于有一个东西能有效减缓明军行军速度了。

    窃喜的来源与明军撤除包围的原因相同,马提翁元帅率领援军已出现在克兰河东岸,整个白天,都有装备精良的骑士跨披挂马铠的高大战马驰过对岸高地,寒风吹起,挺直向天的矛锋悬挂燕尾旗向后直直曳着,不慌不忙,充满威胁。

    尽管大部队的踪迹还未出现,可围攻双方都已知晓,法军援军就在附近。

    可能十里,可能更近。

    他们之间仅隔着一条克兰河而已。

    炸毁桥梁当日,夏尔伯爵看见明军收拾了一车又一车辎重从林中走出,屯在南方河岸的空地上,似乎只等夜晚到来。

    明军的撤退,已势在必行。

    似乎就在今夜。

    法军士气大盛,人们说漫长的苦难已经过去,明军很快就会被包围,甚至就连前番战斗中受伤的老兵也叫嚣着希望参加今夜的追击。

    不过出乎夏尔伯爵的预料,当天夜里他组织军队下山,准备趁着黑夜追击整军不利的撤退明军,结果迎接他的是好整以暇的明军横阵,在黑夜中用火枪对他的部队施以迎头毒打。

    吓得伯爵赶忙又整军回到山上……当天夜里,山顶营地伤兵时断时续的哀嚎声中,双目湿润的夏尔伯爵目送山下一只只高举的火把构成夜幕下数条明亮火蛇,蜿蜒着向南方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