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归向 28.8 被撕裂的规则,碳星新生活

28.8 被撕裂的规则,碳星新生活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5554 2020.01.03 07:50
推荐阅读: 茅山捉鬼人 科技霸权 位面电梯 说好的末世呢 九星毒奶 黎明之剑 我的师父很多 影视世界旅行家 百万可能 史上最强店主

来自-13to.com

    宇宙历839年就在混乱中过去,问题在炮火催化下,拖到了840年。

    土之星上的反叛军,如同挤破的脓疮一样,在星球表面扩散。现在各个区域已经组成了一个叫做全球抵抗阵线的势力。

    至于闹这么大,会有结果吗?——不,肯定没有结果,其实就连参与反叛军的人也都知道,与联邦强行对抗取得最终军事胜利的结果是渺茫的。

    但是明知道没有长远结果,为什么要继续这样呢?因为每个人都想,问题越大,联邦肯定是要解决的。

    至于联邦该怎么解决,这些参与反叛者最最理想化的想法,就是联邦对反叛军上层集团进行收买、让步,让出一条让他们能跳跃到上层统治层的‘捷径’。至于这样对整个社会是否公平,他们不思考;只要自己能有一缕机会,管他人洪水滔天。

    【而对于反叛军大量普通参与者来说,这是一种从众的心态。类似于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一样,各类金融产品的总数值已经超过了实体经济数百倍,——绝大部分人都清楚这个超级炸弹迟早要爆炸,但是全球的人还都在买这种金融产品。至于怎么爆炸,也许让世界发展中区域彻底烂掉、被掠夺,填补这个坑;亦或是挑起其他工业国的内斗方便袭击。至于全球彻底三战,核武器肆无忌惮地狂丢,嗯,没人会设想这个最坏可能。正因为自我催眠核战是不可能的,所以大胆地为这个最坏可能添砖加瓦。】

    而上述状况,是社会各界对政府过去行事准则的认知造成的。

    八百年前,炽白构建的政府为责任型政府,为所有人负责,任何群体的问题都必须要解决。故,时间长了,民众也就习惯了。

    然而底层对上层的感知一向是滞后的。——若是在界限内自然是会兜底,但是当折腾到界限之外,最高决策层就有理由放弃单方面兜底。

    联邦对本土反叛军的处理,越来越不可能是怀柔让步。最近一批一批的联邦执政官开始商谈在火之星表面建造新居住地的方案。而制造部门开始着手一些人造器官的布局,上马太空冬眠仓的设计项目。

    当旧模式发展不下去,整个土之星的下层彻底放弃思想上的责任时,或许就真的要进行结构性调整了。

    时代进入了一个岔路口。各阶层的人都对现行秩序不满,而在破坏自己看不顺眼的现行秩序时,又潜意识认为没被自己破坏的现行秩序会回应自己的呼喊。

    而这一切,神和人工智能,这些作为秩序具现化的存在,推论得非常清晰,只有人类自己会因为趋利性自我蒙蔽。

    联邦内,灵魂之火事件越来越多了。在大庭广众下,在交通工具上,直接进入自燃状态,然后灵魂化为信息粒子状态,离开了自己的环境。

    而在投入全球抵抗阵线后,那些人在获得躯体时,如同朋友圈晒美好一样,将自己的状态发送到网上,告知自己家人。圈一波赞赏。

    这些年轻健康的躯体,手持强大武器,对接钢铁战甲的力量,引起了全网络人类的杂音。

    相对于联邦境内各种安全管制中的生活,——能摸到潜艇武装,能摸到天空战机,能拥有直接通过神经控制的数百个机械作战体,这样的生活似乎要更酷炫!

    就如同和平年代的人非常想摸枪械,但是战争年代天天捏子弹的人,则是想囤几块巧克力、背包里面能藏几个肉罐头。

    所以——目前民众的发言,普遍是对现在不新鲜生活的抱怨。

    故联邦执政官们很理智地封闭了网络,杜绝了这些转生者的不良信息,但是这激起了大量的抗议。

    大部分抗议的理由是:“破坏人文,必须要让转生者和自己的家人相见。”——在阳光下的理由自然是要冠冕堂皇。

    例如资本想要无监管,找理由肯定是“活跃的市场”“降低市场风险”等等金融理论,绝不可能把心里话“有钱就能为所欲为”给说出来。

    同理,现在网络上“人伦相见”的口号,很大程度是民众想见识一下,这些打破固有生活状态的家伙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能不能让联邦的政策作出一些更宽松的调整。

    面对未来,大家都很乐观地估计。期望未来高层能够给与大众更加平等的政策——不要通过那么复杂的考核晋升以及世代积累,就能够参与最高权力对话的平等。

    但是,现实很快就给了妄想致命一击。

    宇宙历840年,一月二十六号,早晨七点二十三分。

    月陨山脉东侧的一个小城上,出现了数千人试图破茧而出的大型活动,联邦直升机在三次警告无效后,对广场上的人群进行微波武器灼伤,并且动用大量的光束武器,将能量生命体全部摧毁殆尽。不出几分钟后,硕大的广场上,所有光影全部溃散。

    视频发送到网络上,顿时引起了更大的口诛笔伐。但是很快,网络彻底停止了自由发言,所有无业者,每天只能评论一百个字,而且可以被人工智能自由删除。

    理想、感情上想要平等,永远都是蓝图上的平等。

    没在生产力、武装上取得平起平坐的资格,就想通过破坏制度来获取,一切都是妄想。

    ……

    磁云星。

    再一次浏览土之星最新资料后,均摘星的本体叹息地放下了目镜,扬起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数百平方公里的试验大厅中,六百个界面里,八个关于土之星的界面被均摘星关闭了。

    均摘星:土之星作为整个人类文明人口聚集最多的星球,在文化上掌有霸权。

    理论上,一个区域人的数量多,各种新理念的碰撞过程中,就更容易定义哪一条路是好的,哪一条路是正确的。但是当交流变成了争吵,自由理念和努力理念相悖,土之星的社会矛盾已经变成了一团难以解决的乱麻。

    均摘星走出了基地,看着满天如同墨鱼一样翱翔的电链物种。深呼一口气道:“或者说,文明中心区不进行一次衰落,整个文明范围就难以突破压制。”

    【土之星在战争中衰落并不是不可接受的,文明已经辐射了各个区域,只要其他区域能够继承人文理念,并且形成解决问题的新人文,那就可以了。】

    现在均摘星的原体叹了一口气,打开了面前的界面,界面上是磁云星内部那群孩子们成长的基地,为此,导引他们的均摘星不惜将自己思维提高五千倍。

    在大脑迅速元素化下,均摘星在教育上死死咬住了一个理念,那就是——“一个都不能落下。”

    均摘星对自己搞的事情,抱着极大的期待,但同时也是非常担忧的。

    因为文明数百万年来,人类种族的早期都是有父母长辈家庭单位教导和传授,自己能不能取代孩子的父母作用,能否给予成长中正确的指引?

    均摘星内心的理由:“需要言传身教,在耐心交流下成为导引者。但是绝不能成为单边灌输意识的神灵。”

    决心在磁云星上投入‘全部希望’,所以,土之星的情况,均摘星心里似乎已经放弃了吧!嗯,能做的,就是帮未来那帮倒霉蛋,先探一探新的开拓地。

    【二十一万公里外,碳星,一艘科学飞船正在大气层外面。】

    曹新鸿坐在战舰的操作仓内。在操作仓外,一束束光粒子正在对着一个个泡泡球形输出。四公里的科学飞船打开了底部圆型钢铁外壳,露出里面的精密光学设施,而光学设施在充能后,维持了一个外表纯净圣洁的能量体。

    六十分钟后,一个巨大的光束发射器对准了下面的大陆,蓝色的粒子流如同针头一样刺入了大气层。

    而在碳星球表面,窝在坑道中,正吃着烤肉的均摘星四号抬头看天空,瞳孔中映着天空上那颗明亮的星辰——这个星辰就是曹新鸿的科学战舰。

    均摘星在下面利用破铜烂铁,切割出一个原始铁锅,并且利用纳米工具完成氮化镓的镀层加工,对接自己的核能源设备,完成了简易的雷达信号工作系统。

    这样曹新鸿投送支援的方式,就能从空投仓转为高能纳米工具的空投。

    均摘星将自己的高能纳米工具,寄放在一个山顶的明显标志物上,如同祭坛一样接受了太空中的光束。

    这个场景宛如上古神话中,神灵对神选者的神力赐予。

    当刺眼的光束消失后,均摘星站了起来,抬起手掌,对着闪光的山头,发射了自己的信息光点(均摘星还是指挥官)。而山体那边,高能纳米工具在不断凝聚能量,从接收台上,不断吸纳金属物质,很快形成了一个金属长矛的外壳,在长矛内是满满的高能纳米工具。

    金属长矛化为一道光,穿过数百米朝着均摘星这个方位激射,在临近两百米时微微减速,插在了均摘星机械靴前五米的地面上。

    均摘星走上前,拔出了这根短矛,手上的法脉亮了一下,信息对接,短矛立刻光芒暗下来,变得朴实。

    收到空投后的四号均摘星,游览了一下联邦这几个月的新闻,在看到联邦主星战争发展成了那个样子后。均摘星的拳头锤在了树木上,骂道:“闲得慌,好日子过烦了,你们这群狗日的,想找刺激的,陪我来这个星球耍呗。”

    骂了几分钟后,均摘星收口了,由于空投的能量,周围强大的异兽已经赶过来了,巨大的翼影,将丛林树叶缝隙里的阳光,遮蔽了瞬息。

    均摘星咬了咬牙,直接开启了光学隐身状态,进行撤离。

    按照来自太空中发送的地图信息,均摘星现在距离一个疑似人类居住点已经非常近了。

    跋涉了四十分钟,踏着地面的枯枝落叶,小心翼翼避开地面上的食肉陷阱生物,均摘星进入了一个静悄悄的区域。

    突然间,均摘星发现远方四十米外同样能用法脉光学隐身的两个人,于是松了一口气,朝着他们走过去。但是‘嗖’的一声,均摘星陡然躲避,一支十厘米长的陶瓷箭杆子,从他身侧射过去,直接钉在树木内没入五厘米。

    强劲的力道,让均摘星不由好奇地看了看他们手里的武器,发现是类似火枪的管子。而味道,均摘星闻了闻,是火焰的味道。

    “现代工具?这里存在手工业吗……”均摘星脑海中闪过了这个概念,然后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不动了。

    “你。”“外来者。”“想干什么?”

    几个联邦的词汇从这些人的嘴里吐出来,虽然交流有些障碍,原始社会匮乏的生活让交流词汇退化,但还是能交流的。

    均摘星:“我,流浪者,我的部落被摧毁了,我能和你们生活吗?如果不能,我会退出你们的领地。当然作为误闯诸位领地的代价,我可以将我到这里来的路线地形图为你们绘画出来。”

    均摘星看着这些直勾勾的眼睛,微微一笑。

    如果这时候,表现退让、愿意给出实物财富,只能引起不必要的贪婪。但是在物质上表现得光棍,却表现出能给信息情报,就可以假定互惠的可能。

    在听到均摘星有周围的地形图后,这些人的眼睛相互看了看,为首两个人相互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可了均摘星。

    其中一人低声说道:“跟我走。”

    均摘星跟在了这几个人身后,目光盯着他们手上疑似枪械的东西,发现这玩意口径不一,不是铸造的枪械,而是一种骨骼空腔。

    均摘星调出资料,立刻了解到,这是奥陶花的毒刺。

    奥陶花,是一种展开时非常显眼的花朵,但是一旦谁走上去,会立刻从下面弹出针头一样的毒刺,能一下子刺穿几吨重的巨兽,并将内部的麻醉剂注入。

    而这个毒刺为了刺破巨兽的肚皮,长三米,且带有金属质地。所以现在被这里的人用来做枪管。

    这里的人,做的是陶瓷短箭头一样的子弹。他们有物质分离魔法,在枪管后面贮存了纯氧。纯氧和碳粉混合,在法脉上的电流点火下,能迅速迸发出高速子弹。

    均摘星估测了一下,弹道笔直,射程可以达到两百米到三百米。

    均摘星感觉到非常奇妙,根据曹新鸿先入为主的描述,他本来以为这个星球有各种强大的生物,生活在这里,会出现修武之类的强大人类。

    万万没想到,的确是魔法种类方向剧烈进化了,但根本就不是传统法师,而是光学魔法隐身、物质分离魔法利用化学能,还有造粮术等等。大量的进化没有追逐所谓的种间竞争强大,而依旧没有放弃配合组织。

    虽然,那枪管背后的手工业并不发达,但是依旧是手工业,代表着社会分工体制。

    均摘星随后产生了新的疑惑:联邦是有开拓法案的。这个法案案例,可参考八百年前融家月球殖民的待遇,可以得到文明支持;而殖民地开拓后,可以免除罪责,拥有联邦政治话语权。

    为什么联邦没能联系上他们,帮助他们发展成据点呢?

    均摘星继续查了一下资料,深呼了一口气,嘀咕道:“资料上的相关解释相当完美。”

    ……

    天空中的磁云星渐渐从盈变为缺。

    包括均摘星在内的十五个人绕过重重陷阱,穿过岩石通道,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山洞中。看了看山洞墙壁上的、如刀劈斧削利爪切割的痕迹后,均摘星确定了答案。

    这个山洞是一种名叫八翼天王龙的圣兽生物的巢穴,这种生物的特征是会蛰伏很长时间。在蛰伏的时候为了让自己的山洞不被打扰,它会选择一些族群生物为他看家护院。

    很显然,这个疑似人类居住点得以存在的重点,就是被这只八翼天王龙给庇护了。这也是联邦不承认这些人开拓权的原因。

    联邦:“若是给你们政治法案,帮你们发展起来,你们最后还相信你们那图腾,我到底是和开拓的人类分享政治权利呢,还是和你们背后那帮异兽分享政治权利呢?”

    居住在这个山洞中,一些高地位的人,胸前戴着这个圣兽脱落的鳞片,执行着祭司的任务。这个人类部落是图腾文化。

    “长老,我们抓了一个外来者。”出门狩猎的年轻人,跪在一名面容神圣的长老面前。

    这名长老抬头看了均摘星一眼,看到均摘星年轻的样子,眼睛中闪烁了一番,挥手让周围的人退下。

    他来到均摘星身边,目光复杂地看着均摘星,过了一会似乎是近乡情怯,问道:“你,是哪个星球的人。”

    均摘星不卑不亢地说道:“土之星。”

    这位长老脸上露出遗憾,然后回答道:“我是来自风之星。”

    均摘星睁大了眼睛。

    长老摸了摸均摘星的头发,说道:“孩子,你是被发配过来的?”

    均摘星愣了愣,犹豫一番后,开口说道:“现在土之星上出现叛乱军,大批的人类信奉了神灵,联邦正在镇压大批的人类。”

    长老诧异地看了看均摘星:“土之星上出现了信神者?”

    均摘星点了点头。

    随后这位长老哑然一笑,对均摘星说道:“什么神到这里都没有用了,月湖部落,唯一的神,是我们的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