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赝太子 第五百九十六章 姐妹会

第五百九十六章 姐妹会

赝太子 荆柯守 2258 2020.01.03 09:46
推荐阅读: 道君 诛仙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传 玄界之门 一念永恒 遮天 星辰变 无疆 屠狗
13to.com
看小说上塞读网www.13to.com
    永安宫

    白日,这座宫殿显得比夜里鲜活几分,进进出出的宫人不少,因帝后已经和好,不仅永安宫的主子用的东西是宫里最好,就连永安宫的宫人,哪怕是最普通的负责洒扫的宫人,也都月钱增了些,还没有克扣,能如数到了自己手里。

    因此,早早的,一些年轻宫女就换上春装,还在耳环和只能按身份佩戴一两个的簪子上动起了小心思,在发髻上点缀着小小毛绒花,与衣裳搭配,虽然都是底层奴婢,也带着一点迎来了春天的喜悦。

    皇后却依旧是一如既往,与冬日时没什么不同,既不喜欢随便出永安宫,也不喜欢别的妃嫔来给她请安。

    闲来无事,不时会为她已故的皇儿颂经。

    今日皇后亦在偏殿里,默默颂经祈福。

    那张脸上卸下了所有的妆容,却正应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头发没梳成发髻,而用一根束带,将顺滑的发丝直接束了起来,黑发中隐能看到少许白发,往常这些白发都是藏在发髻中,看不出来,此刻随意束着,就显了出来。

    并不算年轻的皮肤,也不算松弛,眼角露出的少许细纹,并不影响皇后本身的出色,反因时间的沉淀,变成了更大气更雍容。

    岁月从不败美人,说的就是如皇后这样,哪怕年纪大了,仍在老皇帝心中有着地位。

    “皇后娘娘!”就在她祈求上天,保佑九泉之下的皇儿,保佑仅存皇孙时,一个宫女匆匆忙忙直入了这个偏殿。

    喊了一声还不算,更欢喜地说:“恭喜皇后娘娘,大喜事!”

    “什么大喜事?”一身朴素衣袍的皇后,不得不停下正在祈福,转过头,因被打断了祈福,脸色顿时一沉,呵斥:“毛毛躁躁的的像什么样子?”

    这宫女从刚入宫起就进了永安宫,足足五六年时间,说是在皇后身边长大的也不为过,何曾见过皇后这样呵斥自己?

    后知后觉意识到了自己的放肆,被这一声呵斥吓了一跳的她,连忙秉规矩行礼,说:“皇后娘娘,奴婢是听到了前面的消息,所以太过欢喜了,才忘了规矩,还请娘娘恕罪!”

    “前面的消息?怎么,跟代国公有关?”皇后问。

    宫女见皇后的脸色没那么吓人了,心里松了口气,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回娘娘的话,今天皇上下了旨,特让皇孙前去京营,现在京城里都在传闻,说……说是不是马上就要让皇孙成为太孙了呢。”

    让孙儿去了京营?

    难道一直以来把持着权利,连曾经最疼爱的儿子都不信的人,竟然会突然将权利放出一部分交给孙儿?

    这可能吗?

    皇后听了这话,心里有些迟疑,暗暗琢磨:“难道他真的变了性格?越老越是不同,心慈面善了吗?”

    “上次见到孙儿时,我那孙儿请求着,想将御赐的字画换一批,我帮着说了话,他竟然真的听了,莫说是孙儿当时有些惊讶,便是我,又何尝不惊讶?”

    一直以来,皇帝对她的所谓爱敬,都是在赏赐东西以及给予宠爱有着体现,可一旦涉及到跟皇权跟威信的事,她这个皇后其实并没有多少份量。

    当日皇帝要杀死太子,可不曾因为她跪求而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

    而在那之前,他们曾经甜蜜时,无论是做皇子时还是后来登基为帝王,她也不过是他的枕边妻而已,凡外面的事,那时的他也从不与她交谈,只与她谈风花雪月。

    但在十几年后和好后,皇帝却似乎变了。

    回想着上次的事情,皇后有些恍惚。

    难道她一直以为的会冷硬到底、心如铁石的男人,竟然也会在老了后,变得心肠柔软了?

    不过,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就被皇后否定了。

    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皇家最无情,而他是帝王,帝王之心怎么能用寻常人的思维去揣摩?

    一个如他冷酷的帝王,做出这样的决定,绝不会是因愧疚因心软。

    “应该是为了趁机考验孙儿吧。”皇后想,要是顺着这个思路去想,反倒能想得通了。

    这既是恩赐,也是考验。

    “打听清楚是哪个营了么?”皇后问。

    “已经打听清楚了,是羽林卫!”宫女跑过来前就已经打听出了这件事,此时喜气洋洋的说。

    “什么?羽林卫?”听到这个回答,皇后心中更有些惊疑不定了。

    她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疼痛却丝毫没有让皇后有所反应,整个心神,都因为皇帝的这一手,而乱了。

    宫女不知道其中利害,以为这是大喜事,外人或也是这样想的,甚至连本该想明白其中真相的诸王,怕也会因兵权和人脉的诱人,以及羽林卫代表的意义而乱了方寸,又妒又恨。

    但作为皇帝的原配皇后,立刻就隐隐猜到了这枕边人对皇孙,未必仅仅是善意。

    皇帝到底想做什么?

    虽羽林卫对于不少人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正如皇帝登基前的潜邸,仿佛只要交给了哪个皇子皇孙,就是属意了对方,给了夺嫡的希望一样。

    但实际上,羽林卫只是表面光鲜,里面的水可是深着。

    那可是勋贵子弟的聚集地,里面都是骄奢之辈,一个个胆子大桀骜不驯,京城里面的事许多事都是这些公子哥犯的,又不好处理。

    皇孙从民间归来,在没有任何这方面领兵功勋铺垫下,突然空降到羽林卫成为指挥使,恐怕会有许多人看不惯,不服管教。

    这是器重,也许是,或是捧杀,肯定是!

    而且,在毫无任何功勋铺垫的前提下,谁会信服一个空降的领导?但凡有人使个绊子,在军中毫无任何人脉帮助的皇孙,岂不是要被活生生坑死?

    想到这里,皇后沉默了一会,说:“传旨出去,就说哀家已很久没有看到那些姐妹了,想请着来办个茶会。”

    “是!”听了吩咐,年轻宫女轻快应了。

    这是要从暗面助攻皇孙,让这些桀骜不驯的公子哥都老老实实的为皇孙助力。

    毕竟,再是桀骜不驯的公子哥,除非皮痒想挨打,否则到了家,还是要听老子娘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