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帝霸 第3883章老奴出刀

第3883章老奴出刀

帝霸 厌笔萧生 3283 2020.01.03 10:45
推荐阅读: 斗破苍穹 牧神记 大主宰 万古神帝 万道剑尊 诡秘之主 元尊 这个地球有点凶 斗罗大陆 我家后门通洪荒

小说内容来自-塞读小说

    “呜——”被长刀挡住,在这个时候,巨大的骨架不由一声咆哮,这咆哮之声响彻天地,逃走的修士强者那是被吓得魂不附体,更加不敢久留,以最快的速度逃遁而去。

    “嗷呜——”在咆哮之中,巨大的骨架举起了另一个骨掌,遮天盖日,向老奴拍去,要把老奴抓成肉酱。

    骨掌拍来,可以拍散十万里云和月,一掌拍下,可以把众山拍得粉碎。

    就在这刹那之间,“铛”的一声,长刀出鞘,一刀璀璨,一刀耀十界,刀起万界生,刀落众生灭。

    这就是老奴的一刀,举刀,斩落,一刀起之时,璀璨于亿万时代,一刀斩落之时,万法皆灭。

    一刀便是无敌,一刀斩落,万界渺小,一切不足为道,天地无敌,一刀足矣。

    这么一刀,充满了狂霸,充满了肆意,充满唯心所欲,唯我心,刀所欲,我便是刀,一刀无敌矣,我也无敌。

    这就是老奴的一刀,一刀斩落之时,那是多么的肆意,在这刹那之间,老奴是多么的神采飞扬,在这瞬间,他哪里还是那个垂暮的老人,而是屹立于天地之间、肆意纵横的刀神,唯有刀在手,他便睥睨众神,俯视万物,他,便是刀神,主宰着属于他的刀道。

    “狂刀一斩——”一刀斩落之时,杨玲甚至没有看清楚这一招的变化,因为这一刀斩下的时候,是那么的璀璨,是那么的夺目,一刀耀十界,那是照耀得人睁不开双眼。

    但是,这么一刀斩落的时候,她不由脱口说了出来,她没有见过真正的狂刀八式,当然,东蛮狂少也施展过狂刀八式,特别是“狂刀一斩”,在刚才的时候,他还施展出来了。

    但是,与老奴刚才的一斩相比,东蛮狂少的“狂刀一斩”是显得那么的幼稚,是那么的可笑,东蛮狂少的“狂刀一斩”就像是小孩手中木刀的一斩而已,与老奴的一斩相比,东蛮狂少的一斩是多么的软绵无力,是多么的拖泥带水,根本就谈不上一个“狂”字。

    然而,老奴这一刀斩下,是多么的肆意,是多么的飞扬,一切的意念,一切的情绪,全都蕴含在了一刀之上了,那是多么的痛快淋漓,那是多么的肆意妄为,我心所想,便是刀所向。

    狂刀一斩,杨玲的的确确是没有见过真正的“狂刀一斩”,但是,老奴这一刀斩落,她想都没有想,这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如果这一刀都不能称之为“狂刀一斩”的话,那么,没有任何人的一斩有资格称得上是狂刀一斩了。

    “砰——”的一声响起,一刀斩落,干脆利索,一刀直斩到底,瞬间劈开了巨大的骨架。

    在此之前,多少修士强者、甚至是大教老祖,他们祭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兵器法宝轰击在巨大骨架之上,但是,都未曾伤得了巨大骨架多少。

    然而,此时此刻,老奴一刀直斩到底,没有任何的停滞,这一刀斩落而下,就好像利刃瞬间切开豆腐那么简单。

    听到“哗啦”的声音响起,只见这巨大的骨架崩然倒地,散落于一地都是,整座高大无比的骨架被老奴一刀劈斩成了两半,然后一下子崩裂,轰然崩塌。

    看着满地的骨头,杨玲他们都不由松了一口气,这一具骨架是多么的强大,但是,依然还是被老奴一刀劈开了。

    但是,就在杨玲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本是散落在地上的一根根骨头竟然是动了起来,每一块骨头都好像是有生命一样,在挪动着,好像是它们都能跑起来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太吓人了。”看到一块块骨头动了起来,杨玲被吓得脸色都发白,不由尖叫了一声。

    虽然很多诡异的事情她见过,但是,现在这散落于一地的骨头竟然在挪动着,这怎么不让她吓得一大跳呢。

    “看仔细了,有力量牵扯着它们。”李七夜淡淡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走过来了,当听到李七夜那轻描淡写的声音之时,杨玲不由松了一口气,莫明的安心。

    似乎,只要李七夜在,不管是有多么危险的事情,有多么可怕的事情,那怕是天塌下来了,她们都可以安心,都不会出什么事情。

    被李七夜一提醒,杨玲他们仔细一看,发现在每一块骨头之间,似乎有很细小很细小的红丝在牵扯着它们一样,这一根根红丝很细小很细小,比头发不知道要细小到多少倍。

    但,再仔细看,这一些很细小很细小的红丝,那不是什么红细,似乎是一缕缕极为细小的光线。

    “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这个时候,所有的骨头都飞了起来,都拼凑在一起,好像是有什么力量把每一块的骨头都牵扯起来一样。

    当所有骨头都被牵起来之后,杨玲他们这才看清楚,所有极为细小的光线聚集在了一起,聚集成了一团小小的暗红光团,这么一团小小的暗红光团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引人注意。

    但是,就是这么一团小小的暗红色光团支撑起了整个巨大的骨架。

    “这,这,这是什么东西?”看到这么小小的暗红色光团支撑起了整个巨大的骨架,杨玲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

    试想一下,刚才这具巨大的骨头是多么的强大,甚至大教老祖都惨死在了它的手中,但是,支撑起整个骨架,甚至整个骨架的力量,都有可能是由这么一团小小的光团所给予的力量。

    这样的小小光团,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给予如此强大的力量。

    在“喀嚓、喀嚓、喀嚓”的骨头拼凑声音之下,只见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具巨大无比的骨架又被拼凑起来了。

    “嗷呜——”在这个时候,这具巨大无比的骨架一声咆哮,响彻天地。

    杨玲看着骨具又被拼凑起来,和刚才没有太大的区别,虽然说所有的骨头看起来是胡乱拼凑,刚才被斩断的骨头在这个时候也只是换了一个部分拼凑而已,但,整体没太多的变化。

    在仔细去观看的时候,发现所有的骨头并非是乱无章序地拼凑起来的,所有骨架都是按照某种章序拼凑起来的,至于是用怎么样的章序,杨玲就想不出来了。

    巨大的骨架拼凑好了之后,骨架依然生龙活虎,似乎依然可以再与老奴拼上三百回合一样。

    看到巨大的骨架在眨眼之间拼凑好了,老奴也不由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难怪当年佛陀至尊血战到底都无法突破困境,此物难杀死也。”

    当年黑潮海的凶物入侵黑木崖,佛陀至尊血战到底,但是,依然挡不住所有的凶物,差点战死在了黑木崖。

    今日的灾难,又或许会再一次上演。

    虽然老奴并不害怕眼前这巨大的骨架,但是,如果这一具骨架真的是杀不死的话,那就真的是一个麻烦了。

    “呜——”在这个时候,巨大的骨架一声咆哮,举起了它那双粗大无比的骨臂,欲狠狠地砸向老奴。

    老奴不由双目一寒,光芒刹那之间迸射,可怕的刀意瞬间可以斩开骨架一般。

    就在之刹那之间,老奴的长刀还未出手,身影一闪,李七夜出手了,听到“喀嚓”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出手如闪电,刹那之间从骨架之拆下一根骨头来。

    这一根骨头也不知道是何骨,有手臂长,但,并不粗大。

    当这根骨头被李七夜硬生生地拽下来之时,听到“哗啦、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只见巨大无比的骨架一下子轰然倒地,无数的骨头散落得满地都是。

    在这个时候,散落在地上的骨头再一次挪动起来,似乎它们要再拼凑成一具巨大无比的骨架。

    但是,在这所有的骨头再一次挪动的时候,李七夜手中的骨头狠狠用力一握,听到“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刚刚挪动起来、刚刚被牵掉起来的所有骨头都一下子倒落在地上,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牵扯的力量,所有骨头又再一次散落在地上。

    散落于地上的骨头似乎还不死心,又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所有的骨头又挪动起来,欲拼凑起来,甚至连李七夜手中的这根骨头也颤动着,似乎要从李七夜手中脱手飞出来。

    但是,李七夜牢牢地握住这根骨,根本就不可能逃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又是一用力,狠狠地一握,听到“哗啦”的一声响起,所有骨头又散落在地上了。

    这样的一幕,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李七夜牢牢地扼住了喉咙一样,只要李七夜一用力,它就会瘫在地上。

    散落在地上的骨头尝试了好几次,都不能成功。

    在这个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所有的暗红光芒聚集起来,又凝成了暗红光团。

    但是,这暗红光团并非是攻击向李七夜,它一凝成了光团之后,转身就逃,似乎它也明白惹不起李七夜,李七夜牢牢地握住了它的七寸,所以先逃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