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天唐锦绣 第四百三十章 危机隐现

第四百三十章 危机隐现

天唐锦绣 公子許 2923 2020.01.03 11:32
推荐阅读: 明朝败家子 庆余年 极品家丁 汉乡 唐砖 我要做门阀 天唐锦绣 回到北宋当大佬 帝国吃相 宗明天下
13to.com
WWW.13TO.COM
    长孙无忌面色一变,悚然而惊。

    不由得他不深思,难道自己也如蔡桓公一般,对于自己的“病”视而不见,直至病入膏肓无药可医,唯有自蹈死路?

    房俊打量着车内的装饰,随意说道:“没有谁能长生不死,也没有什么可以永恒不衰,生旺死绝乃是世间一切之形态,循环不休,永无止境。权力、运势,皆是如此,当年长孙家在您的手中繁荣昌盛,就终究会有一天陨落消沉,这是天地之道,谁能忤逆?赵国公最应当做的,便是顺应天道,任其自然,消沉时积攒底蕴,留待他日厚积薄发,而不是一味的激流猛进,将最后一分元气耗费在不可违逆的大势之中,直至精疲力竭,永坠深渊。”

    长孙无忌面无表情,心中却有些触动。

    他精于谋算,深谙人心,多少年来无望而不利,却从未如房俊这般从天地之道、阴阳运势去解析世事变幻。

    不得不承认的是,有些时候哪怕谋算得再多、再准,却往往会出现更多不可控的因素,导致万无一失的谋算彻底失败。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使如此。

    世间自有运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隋炀帝悖逆天道最终身死国灭,李二陛下顺应时势所以鼎定江山,难道就能说李二陛下当真比隋炀帝优秀的多?

    对于见识过隋炀帝雄才大略的长孙无忌来说,绝对不会认为隋炀帝就不如李二陛下多矣……

    然而他更为清楚的是,即便此刻明白了时势、运道的重要,却已然无法回头。由于之前的决策失误,尤其是数度谋算废黜太子,蛊惑、怂恿李二陛下易储,自己与太子之间的裂痕根本无法消弭,他早已是泥足深陷,不可自拔。

    只要太子登基,怎么可能善待曾经几乎置其于死地的长孙家呢?

    ……

    猛然间一恍神,长孙无忌发觉自己本是打算迷乱房俊的心智,却怎地居然被他影响了心绪,产生如此之多的负面情绪?长孙家被自己一手推上了风口浪尖,成则直上青云福泽后世,败则跌落凡尘永无翻身。

    人世间没有太多的选择机会,更没有容错的可那,自己既然选了这条路,就只能咬着牙走下去,要么成神,要么成鬼,别无他途。

    哪里还有更改之余地?

    吸了口气,长孙无忌捋着胡须,沉声说道:“老夫这一生浮沉起落,早已见惯生死荣辱,子孙昌盛也好,家族陨落也罢,又有什么了不起?然而二郎则不同,你如今风华正茂、英姿勃发,距离人生之巅峰尚有许久之路途,又怎能不在意这一路是否安康顺遂,亦或是荆棘密布呢?”

    房俊便轻笑一声,道:“下官虽然年轻,却非是未曾历经世事之人,赵国公以为这等挑拨离间之言,便能够左右下官的心智么?那您也太过小瞧下官了。”

    长孙无忌笑了笑,只是这笑容难看得多:“二郎惊才绝艳,天下谁敢小觑?老夫就不信你看不到朝局的发展轨迹,如今有老夫与关陇挡在前面,无论陛下亦或是江南士族、山东世家,都会团结起来抵抗关陇贵族,可一旦关陇贵族土崩瓦解、灰飞烟灭,二郎就不得不直面江南士族、山东世家,甚至是……李二陛下!”

    他目光深沉,语气悠远,紧紧盯着房俊的眼睛,缓缓说道:“当朝局之平衡终究打破,所有的和平亦将一朝破灭。没有了关陇贵族的牵制,难道二郎就如此有信心,可以单枪匹马扶保太子稳固帝国、建功立业?没可能的,单只是朝政的内耗,就足以将任何一个雄才大略的人物死死的拖住,再想有所建树,无异于痴人说梦。”

    从古至今,华夏最大的敌人从来都不是什么番邦外族,而是自己。

    论起政治斗争,老祖宗们早已玩弄的炉火纯青,独步天下,也正是因此,对于权力的争夺几乎耗费了当权者所有的聪明才智,权力倾轧勾心斗角,一幕又一幕的大戏在华夏大地上轮番上演。

    若是某个时候有人统一了内部思想,使得整个帝国只能发出一个声音,那么就会焕发出这个民族最强悍的力量,封狼居胥追亡逐北,所有番邦异族就只能在汉人的铁蹄下瑟瑟发抖,卑微雌伏。

    可是一旦相持不下内斗纠缠,巨大的内耗便会耗尽这个民族的血性,任凭番邦蛮夷叩关而入、生灵涂炭。

    房俊的目光当真就放在权力的争夺上,意欲一言九鼎、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么?

    当然不是。

    所以他几乎是全天下最不愿意见到大唐因为内斗而耗尽元气,白白错过可以称霸世界之良机的那一个人。

    而长孙无忌的话语,正好狠狠的击中了房俊的顾忌——就算此刻将关陇贵族尽皆清除,难道朝局便会安稳下来,一帆风顺团结一致了么?

    绝对不可能。

    只要有人,就有阶级;只要有阶级,就有权力;只要有权力,斗争就永远都不会结束。

    没有了关陇贵族这个共同的敌人,余下的各方势力一样会为了权力展开明争暗斗,甚至规模更甚!

    放关陇贵族一马,任由眼下这等谁也奈何不得谁的局势持续下去?

    也不行。

    因为李二陛下在这个关头不知怎么想的,居然取消了晋王李治的圈禁令,准许其开府建牙、重归自由。

    一旦关陇贵族苟延残喘,与晋王李治搅合在一起,那几乎就等同于历史重演,房俊是这个世上最清楚这两者结合在一起能够焕发出何等力量的那一个人。、

    他所有的一切作为都是为了尽量的避免大唐帝国因为内斗而耗费能量,种下灭亡的种子,又岂能坐视历史重演呢?

    房俊沉吟着,反问道:“江南士族也好,山东世家也罢,只要关陇贵族们的联盟分崩离析,余者都不过是权力的争夺,却不至于有谁心心念念想要置吾于死地,吾又何须保存关陇贵族呢?”

    长孙无忌道:“如今是两虎相争,关陇一派,余者归于一派;可一旦关陇覆灭,那便是群雄并起,江南、山东,尽皆底蕴深厚,谁也不会居于人下,况且关陇就算再是覆灭,也不可能死得一个不剩,终究还是一方势力……到那个时候,朝局之纷乱,内斗之损耗,绝对超出二郎之想象。”

    房俊蹙眉道:“即便一切皆如赵国公之设想,那又如何?大家争权夺利,总归还有一分底线在,不至于有谁非得要取吾之命。”

    长孙无忌目光灼灼:“若是换了旁人,自然会在意自己的性命,而不管它中枢糜烂、天下板荡,但二郎不是旁人,你心中自有抱负,绝不会在意自己之生死,定会竭尽全力维持朝局稳定,进而将大唐帝国推向一个更高的高度。”

    不得不承认,最了解你的人可能就是你的敌人。

    长孙无忌当真就看透了房俊的心中抱负,房俊的确不会因为权力便任由帝国陷入内斗之中,泥足深陷不可自拔,最终国力衰颓,无力征服世界,甚至导致危机四伏、天下板荡,给予周边蛮族番邦喘息之机。

    *****

    夜色笼罩长安,天上繁星点点。

    从长孙无忌的马车上下来,房俊站在亲兵簇拥之中,仰头望着夜空,长长的吁出口气。

    不得不说,长孙无忌这一番话的确击中了他的忌惮,使得他对联合江南士族、山东世家一起剿灭关陇贵族的主意产生了动摇。

    卫鹰上前,低声问道:“二郎,是否要前往平康坊?时辰已经不早了。”

    李绩等人还在平康坊等着自己……

    房俊略作沉吟,道:“先不去平康坊,咱们叩阙觐见!”

    卫鹰一愣:“这个时辰?有些晚吧。”

    房俊摇摇头,没有登车,而是牵过一匹战马,翻身跃上马背。

    他必须先去见见李二陛下,弄明白李二陛下这个时候取消晋王李治的圈禁令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真如自己猜测一般,这位皇帝陛下又一次起了易储的心思?

    那可大大不妙……